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黃昏的斜陽染紅了一河的流水,赤紅的水面波光閃閃的搖,搖碎了河面的身影。扶在橋欄上,偶爾一陣冷風吹過是,樹葉簌簌地響。在這料峭的春天裡,身上卻不覺得冷。我知道這是出門前母親熬了幾個通宵做的裌襖,正是這件裌襖才讓我這遠離家鄉的遊子在這倒春寒的天氣身上感到一縷縷的溫暖。 年近中旬的母親本應更加的美麗漂亮,可她卻早已髮鬢染霜。生活的壓力和過度的操勞一點點吞噬了她美好的青春。站在這異鄉的土地上多麼想發自內心地叫一聲:娘!對她說聲:母親,您辛苦了! 母親,多麼親切而又熟稔的聲音----嬰兒呱呱墜地學會的第一個單詞;兒時放學回家的第一聲呼喚;遊子歸鄉意念中的第一個念想。母親,這位操勞了一生,到白髮皚皚還不忘時時掛念子女的母親,我們欠她的實在太多太多了。我們應該感謝母親,感謝她把我們帶到了個世界;感謝她用博大無私的愛把我們養大;感謝她那顆在風燭晚年還牽掛子女的心。 或許,我們都會說,世界上最偉大的愛是母愛。可我們對這份愛又回饋了什麼呢? 朋友,當你回家吃飯怨煩飯菜口味不好時;當你看到母親做的布鞋嫌棄時;當你心情不好回家大發脾氣時……你是否意識到,你是涼了一顆心!涼了一顆永遠疼你愛你保護你的心!朋友,不要再為這些煩碎的瑣事去打擾這份深沉的愛。狐死尚首丘,做兒女的不應該,亦沒有資格去傷她! 母親是這世界上唯一只懂付出而不求索取的人。她把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都奉獻給了我們。我們應該孝敬母親,無論貧富,讓她能時刻感受到我們的愛。 算一算吧,我們有多少時間償還母親的給予我們的愛呢?母親的要求實在太低太低了。多拿出點時間,好好陪陪母親,讓我們在以後的日子裡能夠問心無愧。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讓我們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裡發自內心地對天下的母親說一聲:辛苦了,母親!感謝您,母親!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那個夏天,街上流行莫文蔚那首《盛夏的果實》。班級裡的錄音機也總在課間裡放這首歌。我們都喜歡哼上兩句,儘管這是首憂傷的情歌,但我們都不在意,青春裡有的只是對美好愛情的嚮往,沒人當真。 米倪不唱,可是她早戀。這是個極嚴重的事。 伍老師陰著一張壓縮餅乾似的臉說:咱們班的有些同學過於早熟,你們才多大,懂得什麼是感情? 我知道喜歡一個人是無可奈何的事,我喜歡馮唐,超級喜歡,甚至我跟我同桌說的話裡有百分之八十都在說馮唐。我同桌的眼神很特別地瞅我,她說:卡卡,你該不是喜歡上馮唐了吧? 怎麼會,怎麼會呢?我像個初次上台的演員那樣很緊張地假裝生氣了。 我看到過米倪跟那個高個子的男生在校園裡走,米倪的目光甜甜的,說話的聲音好聽極了,嗯,就像莫文蔚的歌,是喜歡和憂傷。 伍老師繼續說:還有,咱們班的錄音機課間放點積極向上的歌,再不就別聽,有那工夫出去做做廣播體操不也放鬆一下胳膊腿嗎? 天哪,我們跟伍老師之間哪還叫代溝啊,簡直就像是隔著一條銀河。 沒有歌聽的課間,我們就八卦,說米倪,同桌說:米倪平時多文靜啊,怎麼會早戀呢?我白了她一眼,我說:文靜跟早戀有什麼關係啊?同桌說:米倪學習還比我好呢,真是沒天理。我再白她一眼,你倒是不早戀,你的時間都睡覺還不夠呢,看把你忙得,睡眠時間都不夠十六小時了。 這回是同桌瞪我了,她狠狠地掐我,說:咦,你怎麼做起米倪的辯護律師了? 我不吭聲,好一會兒,她又問我最近怎麼不提馮唐了。 放學路上,米倪走在我前面。她有些心不在焉,前面來的卡車差點撞著她,氣得司機開門罵她。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我走過去,拉開她。我們站在路邊,她說:卡卡,喜歡一個人有錯嗎? 路邊的便利店裡放著那首《盛夏的果實》。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喜歡一個人沒有錯,錯在我們放錯了季節。 我跟米倪成了好朋友,她說:如果我管不住自己,想去找他,你一定要拉住我。我點頭答應了。 那個男生站在教室門外等米倪,我出去告訴他:如果喜歡,要等到秋天,生長在秋天的愛才會結果。 我說這話時,馮唐從我身邊路過,他看了我一眼,然後面無表情地走進了教室。我的心怦怦跳得厲害,我跟那男生說的話語無倫次起來。 放學值日時,馮唐塞給我了一張字條,要我放學後去階梯教室見。坐在階梯教室的最後一排,馮唐說:我聽到你說的話了。但是,卡卡,我想告訴你,我喜歡你。 我的兩隻手握在一起,手心冒冷汗,心裡卻是歡喜的。半晌,我聽到自己說:我知道,我也一樣。但是,青春很短,夏天也很短,一轉眼就過去了,如果我們在路上流連著不走,將來,我們會後悔的…… 太陽落山了,階梯教室裡來上自習的人越來越多,我很平靜地走出階梯教室。 隔天的班會課上,伍老師又嘮叨起早戀的問題,他說這還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了,我聽說咱們班兩個成績很好的同學又在給我來盛夏的果實…… 若是從前,我一定會羞愧得抬不起頭來。可是,現在,我不會了。 我這邊平靜了下來,米倪倒出事了。她跟那男生離家出走了。當然,沒走多遠,兩天後被家人找到帶了回來。 米倪轉學了。轉學那天,她來學校找我。站在學校門口,她臉上的憂傷清晰可見。她跟我說其實他們之間本來沒什麼,可是老師家長輪番地找他們談話,他們便想反正都這樣了,不如愛一場,結果傷痕纍纍。 我很想抱抱米倪,我從米倪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另一種可能,如果我一味地走下去,或者我會是另一個米倪,好在,我跟馮唐止住了。 青春是一列轟隆隆日夜不停的火車,我們不能留戀路邊的風景就中途下車,我們要等到適合結果的季節才做出愛的選擇。 米倪走後,我寫我跟米倪這段故事的作文居然被伍老師在班級當成範文念了。他有點激動,他說他從前太小看我們的自律能力了,他說,每個人都有青春歲月,那種感情很美,只是別過界。 那天課間,不知誰又用錄音機放起了《盛夏的果實》。 那個夏天沒有果實。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秋來了,靜靜的,悄悄的,我撥開夏的雙眼,驚艷秋的端莊和莊重。 秋天該是美麗的,那一縷縷的秋風在盡情的搖曳,是否在述說什麼呢?可是思念的情結在心中輾轉千回? 就那麼簡短的話語,就那麼隨意的問候,如風兒般輕撫摸我的面頰,如此的熟悉,如此的溫馨!是夢麼?我分明聽到了我淚滴的聲音…… 秋來了,帶來了點點的涼意,心卻偷懶於夏日的溫度,不肯涼確。就在這麼不經意的一個黃昏,點點的思念如黑夜般瀰漫開來…… 就這麼沒有準備的把心扉打開,讓愛如陽光般在心海點綴。 秋是一個相思的季節!此刻,思念如潮!托風兒吧,把溫馨的祝福捎到伊人身邊,有明月秋風相伴,是夜,還伊人一個甜的夢鄉…… 秋來了,思念也漸漸的濃了,筆端流暢那縷縷淡淡的憂愁,想到,人生的不易,也就釋懷了。 秋,一個夢的開端,在午後的花香中漸行漸遠……留下一個模糊的背影…… 寄那彎月兒,可曾看見,兔兒在嫦娥的懷裡是否已入夢鄉。 文章來源:OnlineBlog.com |宋娟 從心出發 | 心理咨詢專家陳智雄心部落格 |張宏傑作品 | 幸福如飲水,冷暖自知 |美麗造型的BLOG | 吳聰靈 |吻火書生點評◎問題社會 | 快人快語 |鍾岷源的BLOG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每天晚上熄了燈,無論是躺在床上還是在黑暗中靜靜獨坐,我都對黑夜充滿了感激之情。 多少年來,在白天,我總是被太多的人和事纏繞,倍感疲憊和神傷,只有到了晚上,一個人悄悄的躲進漆黑的夜色裡,才覺得身心得到徹底的放鬆。比如現在,夜已經很深了,家人都已經沉沉入睡,我合上書本,熄滅了燈,身體便被濃黑的夜色重重包圍。窗外,初上的月亮發出闇弱的光芒,近處的樹木朦朧可見,一隻不知名的夜鳥在不停的叫著,為寂靜的黑夜增添了一絲生機。在這萬籟俱寂的黑夜裡,我凝神細聽了一會兒,發現它的叫聲裡充滿了孤獨和憂傷,彷彿我現在的心情,我不禁感到非常的詫異,難道鳥兒也會因為身處黑夜而和人一樣有著難以言說的感傷嗎? 白天,當你在為事業或生活而忙碌奔波之時,你肯定不會感覺到黑夜的好,尤其是華燈初上的晚上,當你走在大街上,城市輝煌的燈火把你照得通亮,你走到哪裡都好像沒有了隱私,赤裸裸的暴露在燈光之下,那種感覺對我來說同樣很差。只有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當周圍陷入一片黑暗,一片寂寥之時,人的心靈才會安靜下來,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你才能找回自己,找回那個在白天裡並不真實的你,這是我常常對黑夜心存感激的主要原因。特別是在這個商品經濟高度繁榮的時代,天下煦煦,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試問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夠做到在黑夜之中靜下心來,梳理自我,三省其身,洗滌心靈呢?我看見更多的人有的只是在黑夜裡醉生夢死,迷失自我。所以,平時如果沒有朋友聚會,喝茶聊天,以一種休閒的方式品評生活,我一般都把自己關在房子裡,一個人靜靜的讀書和寫作,寧願當一名旁人眼裡的書獃子。 其實,我並非是一個不懂欣賞夜景的人,夜色有時是美不勝收的,有時候在夜裡看書看累了,我就會站在陽台上,一個人靜靜地對著燈火輝煌的城市看上很久很久。在迷人的夜色裡,如果你是以一種健康的方式,過一種健康的人生,那樣我也並不反對,但如果是縱情聲色,夜夜笙歌燕舞,在我看來,這種夜生活的方式肯定是不可取的。但奇怪的是,人有時候在夜色之中往往總是把握不住自己,你愈渴望著清醒便愈覺得迷離,那種情景就像你伸手去捕捉夏夜裡的流螢,本以為那一點光亮已經被你握在手心裡,可是它竟然一閃一閃的飛走了,於是你便被黑夜誘惑著走入一種詭秘的氛圍,掙扎不出來,心裡遊蕩著不可名狀的思緒,並經常為此煩惱和困惑,還帶著某種說不出來的苦澀。 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常常百思不得其解。也許只有一種說法,那就是人本來就是存在慾望的,只不過這種慾望在白天顯得並不強烈,只是到了夜裡才釋放了出來,而且顯得特別的強烈而已。也許我們想把這個世界看得透徹,看得清晰,總覺得在白天觀察得還不夠,因此到了晚上還想身體力行,想看個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可是,一旦他們的定力不夠,便很有可能在黑夜的誘惑下犯下不可饒恕的過錯。值得慶幸的是,這麼多年來,我在黑夜之中始終保持著一份難得的清醒,既沒有幹出驚天動地的事情,也沒有像其他人那樣變得消沉和墮落。 這麼多年來,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人坐在黑夜裡沉思,我覺得人有時候只有在黑夜裡靜靜沉思,才能看破白天許多你看不破的東西,才能做到心定神閒,收放自如。我們曾經讀過朱自清的《荷塘夜色》,這篇散文可以說是一篇現代文學佳作。作者在一片月色之中,邁著輕輕的腳步,踩著歎息在荷塘四周徘徊,夜深人靜,他不禁浮想聯翩,發出了人生的喟歎。但是轉念一想,如果不是黑夜為他提供了安寧和靈感,使他思如泉湧,妙筆生花,那麼它是否能夠成為近代名篇也尚未可知。因此,人有時候應該學會擁抱黑夜,感謝黑夜,它會使你不由自主的變得聰穎起來。在漆黑死寂的夜裡,如果你凝神觀照,你可以聽得見一切你白天聽不到的細微、精妙和深遠,支撐起你的不僅是一副靈敏的聽覺,還有一雙警惕的眼睛,比平時更加敏感的心靈,你就會不由自主地發出感慨:人在黑夜,真好。 必須承認,我寫作的時間大多是在黑夜。每當夜幕降臨,白天的大部分喧囂都消失了,四週一片寂靜,這對一個人聚精會神地構思是大有裨益的。我想,世界上大多數從事寫作的人,他的好作品應該都是在夜裡創作的。漆黑寂靜的黑夜給了人們無數的靈感,你的想像可以天馬行空,自由馳騁,不受打擾,面對黑漆漆的夜空,你的目光可以看得很遠,可以撫今追昔,激揚文字,抒發你的心中所思所感,所愛所恨,這時的世界將為你真實地呈現。對一個終生提筆寫作的人來說,黑夜已經成為他最親密的伴侶,每當黑夜來臨,他就猶如走進了幽靜的小徑,雖嫌有點寂寞,但創作的幸福感是遠遠大於寂寞的,因為他正在做著讓自己感到快樂的事情,這種快樂太真實太深入,旁人是難以感受得到的。 這時,朦朧月色從夜濃厚的黑色中掙脫出來,一縷細微純淨的光芒落滿了大地。但黑夜的力量是巨大的,它使這點朦朧的月光沒有還擊的餘力,不過如果仔細分辨,那漆黑裡確實又折射出清幽、柔美的光芒,在無聲的流動著。我知道,一切都被黑夜霸佔了,一切遠遠近近的物體都被它緊緊的包裹,讓人看不清它們本來的面目,只有等待天亮,這些漆黑才會悄悄的溜走,還給大地一片光明。但是我真的不想回到白天,因為一旦白天到來,人的生活又會接著忙碌起來,視野當中又會出現太多的事物,令人應接不暇,視覺上也感到疲勞,只有到了夜裡,才能“萬物靜觀皆自得”,真正的感受到一個漆黑世界的無窮魅力。 風這時漸漸大了起來,我藉著黯淡的月光看了看窗外的夜色,遠處的天腳隱約透出一絲亮光,月亮突然在薄雲裡一閃,似乎給觀察帶來一絲機遇,我似乎看到了很遠的地方。是的,這個世界裡的許多事物往往在白天你是看不清楚的,即使看了,看到的也只是一種假象,在黑夜裡反而會看得更加清楚。因為光線越是明亮,人越變得沒有隱私,你越是孤獨,越是憂愁,正如你每天行色匆匆穿越光明的白晝,總覺得沒有收穫什麼,反而覺得失去了太多。因為明亮的光線,擁擠的人世,對於生活在現代社會裡的人的靈魂顯然是一種重壓,一種侵犯與消磨,而黑夜的寧靜和寂寞卻能補償你,安慰你,洗滌你,還你當初的真實和輕鬆。 聽,夜鳥又開始啼叫了,大概我與這鳥特別有緣吧,每次聽見它的鳴叫,便覺得自己的思緒有些發散,還帶著一絲淡淡的激動。在城市化建設步伐不斷加快的今天,我們能夠在視線裡看到的森林是越來越少了,沒有了森林的蔭庇,鳥對我們來說應該算得上是一位城市的稀客了,一聽到它的叫聲,我就彷彿跌入無窮的惆悵裡,就會想起生我養我的村莊、豐收的田園以及山上鬱鬱蔥蔥的樹林。於是我凝神細聽,一時思緒縹緲,竟不知自己身處何處,心繫何方。童年的時候,在村莊的周圍,每天都能聽到鳥兒快樂的歌唱,那時聽到鳥兒的鳴叫,是件很平常的事情。如今離開村莊多年,在城市裡生活久了,鳥兒的叫聲也漸漸遠離了我,有時想聽一聲鳥鳴竟然成為一種奢望。記得有一天,幾隻從空中掠過的鳥兒發出了一陣嘰嘰喳喳的鳴叫,女兒竟驚奇地問:“爸爸,是什麼聲音這麼好聽?”可憐!她僅僅在幼兒園裡聽到過老師模仿的鳥叫聲,卻很少聽到真正的鳥叫聲,我不禁深深的感到愧疚了。今晚的鳥兒也許是明白我的渴望吧,也許是它正想找一個知音傾訴,就這樣,我在房間裡靜坐,鳥兒在窗外的樹上鳴叫,夜色也顯得更孤單、更寂寥了,彷彿世界一下子都被時間掠去了,僅僅留下孤獨,讓人茫然不知歸於何處,走向何方。在漆黑的夜裡,如果熄滅了燈光,那就意味著光明的那扇門便緊緊關閉了,如果你是清醒的,那麼你就可以帶著自己的靈魂,邁著自己的腳步,找到自己要走的路。 其實仔細的想一想,白晝雖然輝煌,但終究是屬於大多數人的,只有黑夜才是屬於自己的。黑夜的出現往往宣告了睡眠的到來,如果你能沉沉睡去,白天產生的慾念、願望、憂愁、痛苦都會被睡眠掩蓋,人的靈魂在睡眠中就可以得到片刻的安寧。如果你不想睡也行,只要天上橫著一輪明月,桌上放著一壺濃茶,枕邊再放上一本好書,你的感覺就會好得不得了,這時你就可以開始凝視自己,聆聽自己,開始自我體驗,自我確認,你的胸懷就會變得坦坦蕩蕩,心無旁騖。 人在黑夜裡是平靜的,又是不平靜的。黑夜能使人身心放鬆,卸下身上重重疊疊的生活負累,深深地呼出一口長氣。也只有在寂靜的黑夜,你才會有時間去想一想過去的一些人和事,想想自己的未來,才會時不時地釋放自己久違的青春,感受自己早已淡忘了的激動。如果你是多愁善感的,你的心裡就會湧來一卷一卷的輕歎微吟和一重一重的迷惘和惆悵,許多世人不再關注的話題又擺在你的面前,你又要重複一遍過去的疑惑,人生是什麼?雖然你一時無法做到真正忘我,但是只要靈魂經過了黑夜的洗禮,心靈的枝葉接受了黑夜的露水的滋潤,生活中的污點就會慢慢消失,露出本來純潔的本質。 也許人生最精彩的詩篇都閃爍在燈光華彩裡,也許田園與鄉愁是人一生擺脫不掉的追求,也許黑夜過去,白天又將來臨,但只要在黑暗之中為自己做一個虔誠的禱告,我相信,她便能幫助你癒合時間的傷口,浸潤乾枯的思維,拯救頹廢和墮落。 今天,當我們一次又一次告別黑夜,迎來一個又一個白天的時候,也許我們會自認自己已經告別青春和幼稚,已經把生命中的黑暗和夢魘拋在了後面,走在了時間的前面的時候,仔細想一想,在永久流動的時間裡,我們送走的不僅有白晝,還有黑暗,還有我們自己漸漸蒼老的臉龐和日漸萎縮的身軀,因為黑暗還象徵著生命的最後結局——死亡,這點是永遠改變不了的。不過,假如在人生的某個時段,我們能夠借黑夜巨大的睡床歇憩自己的翅膀,借黑夜的一份清純和幽靜與自己的靈魂作一番長談,也許我們可以收穫一個又一個人生美妙的瞬間。 因此,我要感謝黑夜,感謝這片漫無無際的巨大的漆黑和寧靜。 文章來源:福建福州心理醫生 |曹雪 | TiffinBox.org |Say Nothing About Love! | Without Me |Jonathan Barnes | TOMY朱一瑋官方部落格 |Aboard the USS Abraham Lincoln | 一直在戀愛,一直在旅行 |憂鬱王子—小堂的個人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38歲的時候,我決定辭職下海創業!   之前,我在政府的事業單位工作20年,並且有不錯的成績:在單位擔任多年的領導、較高的技術職稱、不錯的待遇、在同齡和同行中頗受尊重。加之快40的人了,已到人生之秋,船到碼頭車到站,雖無值得炫講的事跡,但也是坐享其成的時候了。   有時候,人生的選擇會因為一件小事而徹底改變。   記得那是一個油菜花盛開的四月,我應邀參加正在讀初中的女兒的班會。走進教室,黑板上紅色的粉筆字赫然顯現了班會的主題:我的人生態度。   下面寫著奧斯特洛夫斯基關於人生的著名言論:「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回首往事,他不會因為虛度光陰而悔恨,也不會因為過去的碌碌無為而羞愧。臨終之際,他能說,我的整個生命和精力都獻給了世界上最壯麗的事業,為解放全人類而奮鬥」。   這曾經是我少年時候無比尊捧的座佑銘,在我筆記本和課本的首頁上,我都會用鋼筆端端正正地寫上這段話。那時候,我家裡特別窮,為了能買一本奧斯特洛夫斯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小說,十二歲那年,我用了整整一個暑假給糧站做小工,才換來了家裡一本書的饋贈。從此,保爾.柯察金以及這段名言激勵我以奮發的姿態,克服貧窮、疾病、辛勞、自卑等在現在的孩子們看來不可逾越的障礙,通過了人生的第一個階段—-學習階段。毫不誇張地說,只要一想起保爾、一想起這段話,頓時渾身便充滿了無窮的力量。   後來參加了工作,有了家庭,且社會意識形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由這段名言和這本書的人物賦予少年時候的我天真執著的品格,也被漸漸淡出了我的生活。   此時,當我重新看到這段久違的名言時,不禁心潮澎湃,思緒萬千。   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一個人的生命何其短暫,像一顆流星,劃過一道弧線,便湮滅為永遠的寂靜。這是自然的法則,我無法改變。但,我卻完整地擁有一顆心,它就跳動在我的胸腔;我還擁有一條路,它就在我的前面。如果我安於現狀,也許路會走得庸容平坦,當回首往事的時候,我會不會因這段缺失的奮發而悔恨和羞愧?   我們不是保爾的那個時代,我也不想成就保爾那樣的遠大和高尚。但我想要一次改變,想要一次挑戰,想要一次戰勝……不為別的,只為了心中的不甘;只為了給自己一個公正;只為了我對予我生命的世界存一份感戴!   正是那一刻,我作出了一個讓自己都大吃一驚的決定:辭職下海,從頭再來!   家人朋友說我安逸得瘋了,同事們說想錢想瘋了,就連我自己也很苦悶,單打獨鬥必竟不是吃公家飯,得有實力和經驗,而在此之前我只是一個循規蹈矩的公差。那段時間是我一生最矛盾、最落寞的時候。這個時候,這段名言又一次次地激發著我挺過了一個個難關,僅用了三年時間,我不但自修了法律本科,而且建立了自己的公司。我現在可以自豪地對所有的人說:我是一個善待自己、善待生命的有能力的人!   在人生漫長的旅途中,道路何其艱難曲折,像一葉扁舟,在大海裡飄泊,風浪總是密集而又險惡。這是生存的宿命,我們無法逃避,   在心中存一輪太陽,眸子裡會映出萬道霞光;在心中容納一座山巒,思想就能俯瞰大地滄海。   於是,我們的心情便超然於世俗的常態,開始用讚許、肯定、積極的情緒去面對人生……   當早晨第一縷陽光照進窗欞,黑暗已消逝於昨夜的夢境。伸出雙手,讓陽光透過肌膚溶進血液,讓我們感受到心情的暢快。   新的一天,在我們欣賞的目光中充滿了懸念和魅力。   專注於與我們相關的每一件事,傾注我們的心血和汗水,讓它的存在帶著我們的品格;   關注著與我們共存的每一個人,傾聽他們也傾訴自己,讓彼此的心靈,交合成最美的律動。   曲折和坎坷,危險和瘡痂在我們欣賞的目光裡,會成為一種美好的際遇,一種珍貴的藏品。   走過這一天,面對夕陽,回眸來路,我們更堅定地相信:明天會更好……   賞讀人生,這就是我對奧斯特洛夫斯基這段著名言論的新詮釋。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上海二醫大校長沈曉明教授和新華醫院顏崇淮教授接受記者採訪時介紹:根據國際上制定的血鉛水平達到100微克/升即為鉛中毒的診斷標準,上世紀90年代,本市曾有40%的兒童超標,但近些年來情況年年有所好轉。據新華醫院門診近三年統計,兒童血鉛水平均值為54微克/升,達到鉛中毒標準的比例已降至9.9%,接近美國兒童8%的發病率。 可一些商家對驅鉛保健品的炒作卻日益火爆,廣告上往往會先例出包括「抵抗力下降、吃飯不香、腹痛、貧血、多動、注意力不集中……」等十幾條所謂的兒童「鉛中毒」表現,讓看了廣告的父母「對號入座」,能「對」上一兩條的自然不在少數。 專家告誡:「『鉛中毒』所致的『貧血』在普通兒童中的發病率有20%-30%」,這些廣告表述極不科學。 實際上,血鉛含量在250微克/升以內的輕、中度鉛中毒是無症狀的。因此,減少孩子的手、口與鉛的接觸,保持營養均衡,血鉛水平便會逐漸下降。只有當血鉛含量高於250微克/升,才需要進行驅鉛治療,而這些「鉛中毒」兒童只佔0.03%。 專家指出:服藥前首先要弄清孩子的血鉛水平究竟有多高,所以必須去醫院進行標準的血鉛測定。另外,口服的排鉛藥物或保健品都能在促進鉛排出的同時,也會促進鉛的吸收。因此,服藥的前提條件應該是,積極尋找鉛污染源和鉛進入孩子體內的渠道,然後設法去除和加以糾正。   專家還特別提醒,對使用絡合作用原理的保健食品更要謹慎。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4 Reads)
性愛本來是婚姻中最重要、也最精彩的內容,但由於種種原因,無性婚姻在我們的生活中大量存在著。有關調查數據表明,中國有1/4的婚姻屬於無性婚姻。一對夫妻的幸福不幸福,是否和「性」福直接有關呢?   結婚3年,丈夫和妻子從未有過正常的夫妻生活。   法院一審判決夫妻雙方離婚。   「我不是婚姻的道具,我還很純潔!」妻子上訴,請求法院判決這是一段「無效婚姻」。   妻子忍耐「無性婚姻」   「將來怎麼辦?別人怎麼看我?」   昨日上午,回憶起自己的婚姻,31歲的江萍(化名)盯著電腦,自言自語。   此時,牆上掛著她和丈夫甜美的婚紗照,桌上兩人的合影笑容燦爛。「我和婚紗照一樣,都是婚姻的道具。」江萍說。   2002年,經人介紹,江萍與大她8歲的汪良(化名)認識了,直到兩人登記結婚前,汪良從未對她有過「親密」的舉動,公眾場合,只是「禮節性地拉拉我的手」,她想「這可能是男友年齡大,矜持」的緣故。   2004年1月,兩人登記結婚。   「他說我們都沒病,幹嘛要檢查,都是騙錢的。」江萍回憶,汪良拒絕了她登記前的婚檢提議。   新婚之夜,夫妻倆各自睡了。「他說白天操辦婚禮實在太累了,改天吧,反正都是夫妻了。」江萍回憶,婚後幾天,汪良每天走親訪友,仍然「很累」,回家「倒頭便睡」。   此後,兩人雖然睡在一張床上,但沒有任何親近的舉動。   江萍告訴記者,汪良說他「年齡大了,怕不能優生,需要調理」。為了要個健康寶寶,江萍相信了丈夫的話。   丈夫拒絕生理檢查   這樣的生活,一直延續到了2007年。   三年裡,丈夫不是「單位有應酬」,回來很晚,就是在家裡吃完晚飯後出去洗澡,每次都洗到半夜。此時她已經睡著了,第二天當她醒來時,他還在睡覺。   「他在絞盡腦汁躲避我,他一定和我一樣痛苦,當時我很同情他。」江萍紅著眼圈告訴記者。   隨後,江萍以「丈夫生理有問題」為由,提出離婚,遭到丈夫拒絕。幾個月後,汪良同意離婚。   2007年8月,由於財產分割問題,夫妻倆走上法庭。   法庭上,汪良稱「雙方工作忙,彼此接觸少,感情不和,因此婚姻名存實亡」,請求法院判處雙方離婚。   江萍辯解,汪良在婚前故意隱瞞了「性無能」病情,他們的婚姻應屬於無效婚姻,她要求原告賠償精神損失費20萬元,併合理分割財產。   江萍要求汪良做「生理檢查」,遭到汪良強烈反對,「這是隱私!」   法院認為,夫妻婚前沒進行婚檢,婚後沒有發生過夫妻性生活,這都是事實。但由於丈夫不肯進行生理檢查,現在無法認定其是否患有醫學上不應當結婚的疾病。   故一審法院判決:夫妻雙方離婚。   妻子後悔沒婚檢   「我不是婚姻的道具,我還很純潔!」江萍提出上訴,請求法院判決婚姻無效。   日前,撫順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   記者通過法院瞭解到,汪良仍強烈拒絕進行「生理檢查」,對此法院方面表示,法院有自由裁量權,他強烈反對進行檢查,也能說明問題!   「四年青春都浪費了,一旦結婚還是個大齡母親,如果判離婚,我再結婚就是二婚。」江萍很痛苦地說,當初沒有婚檢,讓她後悔不迭。   撫順市婦幼保健所相關領導告訴記者,主動婚檢體現了男女雙方對家庭和對方的責任意識和健康的心理意識,現實中他們的確遇到過為了隱瞞病情而逃避婚檢的情況。   「無法進行正常夫妻生活的疾病,通過婚檢是完全可以檢查出來的!這樣家庭悲劇是可以避免的!」保健所領導說。   遼寧開宇律師事務所律師孫洪文表示,根據婚姻法的規定,婚前患有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婚後尚未治癒的,應屬無效婚姻。但法律對於究竟哪些疾病屬於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沒有明確規定,因此必須依據醫學的鑒定。   「部分案例表明,一旦一方向法院提出要求判決婚姻無效,另一方會極力反對,因為不論對於任何一方這絕對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孫律師表示。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